分类筛选
分类筛选:

关于历史杂志日子论文范文资料 与我在历史杂志日子有关论文参考文献

版权:原创标记原创 主题:历史杂志日子范文 科目:毕业论文 2022-05-26

《我在历史杂志日子》:本论文主要论述了历史杂志日子论文范文相关的参考文献,对您的论文写作有参考作用。

三个“不适当”

1974年的某一天,突然接到华中师范大学通知,我被 《历史研究》 编辑部借调,需马上动身到北京报到.学校党委副书记刘丙一找到我,显得很高兴,说通知是*下达到省里,由省教育厅下达到学校的.他叮嘱我去一趟省教育厅,并说:“你要珍惜这个机会,学校很高兴,应该给学校增光.”

我一听,轻松半截.原先是一个戴罪之身,现在居然可以给学校增光.我遵照指示,去了省教育厅,见了几位老领导,又听了几句鼓励的话.但对于何以被借调到北京,依然一头雾水.

多年之后,才有人告诉我,原来,我的两个老友戴逸和苏双碧曾参加最初 《历史研究》 的复刊筹议.他们看我长期处于被批斗的境地,想拉我一把,于是把我列进借调名单.

虽然当时不知道这一“内幕”,但我确实把能被借调到 《历史研究》 编辑部视为一个天大的好机会,高高兴兴地去北京报到.

去了一看,担任编辑工作的,都是从各地高校借调来的,有些认识,更多的则不认识.胡绳武负总责,宁可当副手.与上级联络,主要靠曹青阳.曹青阳是北京工业学院团委书记,没有历史专业背景,但他是真正的头儿.我注意到,专业人员中,不论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为能借调到 《历史研究》 编辑部感到荣幸.除了业务人员,还有“掺沙子”进来的几个工人,我记得有一个老王师傅,来自天津东站;有一个叫做方黎燕的小姑娘,来自北京汽车修配厂;还有一个小王师傅,是从沈阳一家工厂调来的.

报完到不久,我去看望东老 (杨东莼,章开沅先生习惯称其“杨东老”“东老”).多年不见,历经沧桑,彼此都有些激动.才进门,就听到楼上传来东老浓重的醴陵口音:“开沅同志,你来了!”

一番寒暄之后,我告诉东老,此番来京,是被借调到 《历史研究》 编辑部.原本认为东老听了会很高兴,没想到他却皱起了眉头,一字一顿地说:“你呀,是在一个不适当的时间,来到一个不适当的单位,参与一件不适当的工作!”

原来,他和 《历史研究》 原主编黎澍是同乡,他们私下有机会交换意见,他了解一些“高层”的信息.根据他的判断,复刊后的 《历史研究》,将会成为“四人帮”控制的“批林批孔”的工具.

他对当时的史学热门“儒法斗争”非常痛恨,愤愤地对我说:“什么儒法斗争?完全不顾历史事实,连一点常识都没有.你看过‘大参考’没有?连苏联学者都骂我们无知.这是民族的耻辱,我要给总理写信,向*提意见!”

东老一向温文尔雅,但那一天却显得非常激动,不断拍桌子宣泄怒气.临别时,他还意味深长地说:“你这个工作,干不久的,干不久的.”

本来认为是天降良机,没想到被东老泼了冷水,连说三个“不适当”.这令我十分困惑,但也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

编辑部与“四人帮”

但 《历史研究》 和“四人帮”究竟密切到什么程度,“四人帮”是如何控制 《历史研究》 的,我一直也没有弄明白.《历史研究》 复刊之后,不归原来的主管单位学部 (全称是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1977年更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而是归国务院教科组主管.国务院教科组在1970年成立之后,接管了教育部和国家科委的工作,迟群是其主要领导成员.有一种说法,迟群主管 《历史研究》,曹青阳直接与迟群联系.但曹青阳自己回忆说,他的上司不是迟群,而是李琦.李琦也是教科组的领导.我的脑海里,没有留下迟群到编辑部的记忆.李琦曾任周恩来秘书,水平较高,态度平易近人,从不讲空话.

如果迟群直接主管了《历史研究》,那 《历史研究》 与“四人帮”的关系就很密切了.但即使如曹青阳所言,他的上司是李琦而不是迟群,也还不能排除“四人帮”控制,至少是影响 《历史研究》 的可能性.

“*”期间,北京有一个很有名气的写作组,叫做“梁效”.“梁效”是“两校”的谐音,指的是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写作组的成员大都是这两所学校的人.迟群是“梁效”的领导者,而复刊后的《历史研究》,每一期在出版之前,校样都要送给“梁效”审查.“四人帮”完全可以通过这一环节对《历史研究》 加以控制.

我参加过一次“梁效”的审稿会,是在北大朗润园.那一次主要是给古代史的文章提意见.我在旁边观察了一下,感觉“梁效”写作组中,真正起作用的,只有某某某一人,处在领导地位,显得很自负,颐指气使,大大咧咧.汤一介、周一良、田余庆等人,都还是书生本色.田余庆发言,完全是学者风度,都是从学术本身谈.

还有另外一些信息,显示复刊的 《历史研究》与“四人帮”之间确实有一些联系.据胡绳武回忆,有一次*“接见”了很多人,其中就包括了《历史研究》 编辑部的人.我想,如果确有此事,大概也是派代表去的吧,因为我实在不记得自己接受过*的“接见”.

我记得很清楚的,是*给 《历史研究》 编辑部送芒果.

编辑部成立之后不久的一天,曹青阳兴高采烈地拎了一篮子芒果回来.说这是外国友人送给*的,主席看大家辛苦,让*转送给大家.我们一听,感动得不行.编辑部开了一个小会,大家围坐在一起,激动万分地品尝*送的芒果.拿回来的芒果很不少,每个人都吃到了一个.我感慨万分.多年以来,一直被视为“牛鬼蛇神”,挨骂挨批,现在终于被当人看待了,还受到*的关心,实在太令人振奋了.一激动,我把芒果核揣进了兜里,珍藏了好久,后来还带回武汉,向亲友们展示.

没有想到,“四人帮”倒台之后,有人想抓我的小辫子,联名贴我的大字报,说我吃了*送的芒果,是“四人帮”一伙的,至少有投靠嫌疑.记得我当时答复说:“芒果是*的,只是通过*的手送来的.我吃的是*的芒果,这是我的光荣!”这一答辩大致不差,但现在想起来,是不是确实有一种可能,“四人帮”是借*的名义送芒果给编辑部,借以笼络我们,进而控制 《历史研究》 呢?

类似的事情似乎还有.我记得编辑部不止一次受到“关照”,如 《闪闪的红星》 之类,在正式放映之前就能先欣赏到.这是不是也是“四人帮”的笼络手段呢?

历史杂志日子论文参考资料:

世界历史杂志

看历史杂志

国家人文历史杂志

历史类杂志

历史杂志订阅

历史杂志

结论:我在历史杂志日子为适合不知如何写历史杂志日子方面的相关专业大学硕士和本科毕业论文以及关于历史刊物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相关职称论文写作参考文献资料下载。

和你相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