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筛选
分类筛选:

关于破获论文范文资料 与西安破获特大案涉案资金近10亿有关论文参考文献

版权:原创标记原创 主题:破获范文 科目:专科论文 2021-06-21

《西安破获特大案涉案资金近10亿》:此文是一篇破获论文范文,为你的毕业论文写作提供有价值的参考。

打着“理财”的幌子, 组织的核心及骨干成员短短三年半非法牟利9.8亿元,成员遍及蒙、鲁、晋、冀、辽、黑、吉、陕等8省份的20多个城市等

“早知道是这个样子,说啥也不会弄这个事啊.”作为 案的一名落网逃犯,55岁男子苗某懊悔不已,但为时已晚.

2017年12月21日晚10时,行程往返1 200多公里后,西安市 局经开分局经侦大队民警将苗某从山西吕梁市押回西安,这是“8·04”民间资金互助合作理财 特大案破获后落网的第25人,此案另有18名疑犯已被西安警方上网追逃.

多人复式楼里秘密开会,保安查看发现猫腻

“这个特大 案是以‘民间资金互助合作保证金协议和理财’等为幌子进行的非法 犯罪活动.”西安市 局经开分局副局长王世军说,这起特大 案能成功破获,是因为这个 组织总部老巢所在的小区保安员十分细心负责.

时光倒流至2017年8月4日,地点在海荣豪佳小区.该小区位于西安市北郊凤城五路,是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高档小区之一.当日下午1时30分,该小区保安员发现陆续有陌生人进入小区5号楼某单元的11楼.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集中到一家住户去呢?难道有什么事?”可疑情况立即引起保安、物业工作人员和个别居民的警惕,众人遂到该户查看究竟.

这是一个复式住宅,一楼有二三十人正在开会.“我们是一家正规的互联网公司.”有人答复,说话间拿出一份“民间资金互助合作保证金协议书”.随后,开会的人员陆续离开,物业和保安员进行阻止但未能拦住.“既然是正规公司,为啥见到物业来查这么多人要走?里面肯定有猫腻.”保安员当即报警.

经开 分局凤城路派出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但此时楼内仅剩下苏梦强、祝恒明、余强、牛彦军、关巍、张迎春(女)等人,其余均离开.“情况十分可疑!该组织涉嫌经济类犯罪活动!”经开 分局主持工作的政委汤天当即指示该局经侦大队赴现场侦查,并对现场依法查处的苏梦强等人分头展开审查.

“我们赶到现场调查后吃了一大惊!”经开 分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裴盼龙表示,这些人口中所谓的私人会所,实际上是该特大 非法组织的老巢,是核心或骨干成员参加会议和就餐的地方,而复式楼的二层整齐堆放着3个房间的蓝色档案夹.“他们的会员档案管理很规范,但案件破获时,这些档案里书面材料恰恰成为他们组织、领导 犯罪活动的有力证据之一.”

随后,西安市 局和经开 分局迅速成立了“8·04”特大 案专案组,西安市 局局长肖西亮亲自担任专案组组长,警方全力以赴调查取证,并对涉案骨干人员进行抓捕.

“这是一个以‘共享经济、投资理财、养老保险’等为诱饵吸引公众参和,实际从事 非法活动的特大犯罪组织.”经开 分局经侦大队四中队长秦刚说.

组织涉案6 000人,涉及金额9.8亿元

秦刚介绍,現年47岁的男子苏梦强祖籍河北保定,其户籍在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昆都仑区.多年前,苏梦强曾是个体户,在包头市做生意,之后被吸收进安徽合肥一个非法 活动之中.2013年底,因 非法活动被打击,苏梦强等人从合肥悄悄到西安北郊租住高档小区,继续偷偷从事隐秘 非法活动.

据了解,此次被查的复式住宅此前就是一个 组织开会、就餐的“私人会所”.2017年2月开始,苏梦强从他人手里接盘并租赁该房屋大肆从事 非法活动,并在二楼3个房间建立专门的“ 档案馆”.

到2017年8月4日案发的短短三年半内,该特大 组织涉嫌参和人员多达6 000人,涉及金额9.8亿元,陷入该特大 组织的人员遍及蒙、鲁、晋、冀、辽、黑、吉、陕等8省份的20多个城市.无论涉及人员、规模,均在全国为最大,而为成员建档立卡的做法,也是全国首例.

专案组查明,该特大 组织以苏梦强为组织者,以苏梦强、祝恒明、关巍、张迎春等人为主要骨干成员,以“民间互助理财合作项目”为幌子、以“共享经济、投资理财、养老保险”等流行经济词语为诱饵,诱骗参和者来到西安,采取交流、开会、分享并签订“民间资金互助合作保证金协议书”等洗脑方式直接、间接发展下线参和 非法活动,收取参和者“保证金”,从中抽成获利.

“该 组织仍以拉人头、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的模式来进行运营.”王世军分析,每一个新加入的成员,即 组织金字塔架构间的上下线,均采取自愿进入、自由退出形式参和组织架构.每一个成员须缴纳“保证金”,参和大盘和小盘,才有资格成为新成员,有资格发展下线.大盘为16.5万元,小盘为4.98万元.

“新加入的下线成员,既可单选大盘或小盘,也可同时选择大小两个盘,根据自身经济实力自由而定.”王世军称,这是该 组织的一个非法获取暴利吸引人员参和的主要手段,然后进行所谓的分享,其内部称作岗位分配金,从而形成上下金字塔式的 网络人员关系.

“他们分钱很快,最多不会超过3天.”秦刚指出,只要每进入一个新下线即新成员, 组织高层C2级、核心领导层C1和其他骨干层按照比例将新下线缴纳的钱进行分配,用他们的话来讲就是“分享”,警方查证实质上是迅速“瓜分”谋取暴利.

为快速晋级,自掏“招待费”邀亲朋考察

2017年8月7日,警方对苗某在内的20多人上网追逃.其间,多人主动到 机关投案自首并上缴非法所得.最终苗某也难逃法网,被山西吕梁警方协助抓获归案.12月21日,被押解回西安的苗某被刑事拘留,专案组民警连夜对其进行审查,其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苗某祖籍辽宁本溪,后在内蒙古扎兰屯市定居生活.40岁时妻子不幸去世,15年来,他含辛茹苦将一双儿女带大成人.如今,女儿刚过而立之年,儿子才20岁出头.其间,为了多赚钱,在亲友介绍下,他从2015年4月开始参和该 非法组织.

苗某供述,该 组织吸纳新成员发展下线时有一些原则,即拉人头时注意事项:年龄限制在35岁至60岁之间; 、公务员不能拉;高校老师和学生不能拉;有前科的、吸毒的、身上有文身的不能拉等等.

破获论文参考资料:

结论:西安破获特大案涉案资金近10亿为关于本文可作为相关专业破获论文写作研究的大学硕士与本科毕业论文犯罪案件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职称论文参考文献资料。

和你相关的